笔下生花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八十九章 比試二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首先他们看到的就是一辆骚包的红色马车,比新娘子坐的婚车还要招摇拉风。
冷璃的迷妹们,看见他的马车过来,立马尖叫“冷公子,冷公子”给足了排面。
冷璃掀开帘子冲那帮迷妹拋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过去,勾得他们心脏狂跳,羊癫疯发作一样激动的连亲爹妈都不认识了。
跟冷璃一同而来的还有宁家三父子,以及周彤。
宁家主听到他要跟人决斗的时候,老命差点都吓没了。
决斗一事可大可小,严重了就有可能丟了性命。
冷璃是他们宁家的贵客,不容有一丁点闪失。即便是伤了一根头发,他们宁家都担待不起。
这个二世祖是嫌日子太平静了,来找刺激了是不。吃喝嫖乐他样样会,就算有一样不会,也不会有损他二世祖的威名。
宁家主在心里天天祈祷着二世祖早早回去,可是冷璃却是沒有一丁点要走的意思。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马车在众人望眼欲穿的焦急等待中,终于缓缓驶过来了。
马车外的五位黑衣护卫,携着一身冷肃之气,横扫而过,惊的围观群众大气不敢出。
场面肃静,跟冷璃出场的喧闹截然不同。
冷璃一伙人已经早已在桂花林一个颇为空旷的平地摆上了桌椅,准备了糕点水果。
冷璃一只胳膊斜靠在太师椅的扶臂上,一只脚狂野的踩在椅子上。他的爱妾水月翘着兰花指,拈起一颗晶莹的紫葡萄,将皮剥开,送入他口中。
冷璃一口咬住,顺势还将水月莹润的手指吮吸了一番。
逗弄得她娇羞带涩,低低的沉吟,“冷公子,你好坏哦,这么多人看着,人家好难为情的。”
冷璃掐了一把她白嫩的脸颊,“呵,小骚货,你也知道难为情。人族的这一套你学的倒挺得心应手。”
此时,他不经意的瞥见风鹤楼楼主的马车,脸上露出一抹邪气。
他推开水月,将脚放下来,稍稍端正了坐姿,嘟囔道,“也不知小美人有没有来。”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看着黑色马车的一举一动。
此时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墨君羽这一边。
墨林跳下马车,提醒马车内的墨君羽,“主子,到了。”
清风几人也都下了马车,恭敬的站在两旁。
等了半晌,马车里的人都没有丝毫反应。
墨林几人面上依然一副淡定自若,老老实实的站在那等着,实则心里尴尬的一批。
通常这种情况,他们主子一定又在干着不可描述的事。
只希望动静不要太大,弄出什么不可描述的声音出来。
以防万一,几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耳朵竖的老高,时刻听着里面的动向。
只要里面一有动静,他们就唱个双簧,将声音给盖过去。
可是,马车内的情况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这次他们还真是冤枉了墨君羽。
此时,马车内墨君羽跟凰久儿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互不相让。
原因是这样的,原本墨君羽想取下脸上的面具,可是凰久儿就是不肯。墨君羽跟她讨价还价一番,凰久儿依然不为所动,态度坚决。
最后墨大公子服气,自作主张的取下了脸上的面具。
凰久儿登时气得火冒三丈,面具取下,不就挑明了告诉她墨君羽就是风鹤楼楼主。
这怎么行,她可是留着这个筹码以后有大用处的。
于是凰久儿便开始耍赖,“没想到小鱼儿你跟墨公子长的如此像,害得我险些将你误认成他,真是不好意思眼拙了。”
墨君羽刹时被噎住,一口老血险些喷了出来。
他如烟似雾的眸子里氤氲袅袅,长长的睫毛扑闪一下又扑闪一下的委委屈屈的看着凰久儿。
“久儿,你没有认错,我就是墨君羽。”
凰久儿老成的摇头,“小鱼儿,你就是你,不需要装作别人,”顿了一下,十分诚恳又带着鼓励的点头,“真的,你很好。”
墨君羽:…久儿,能别玩了吗?他错了,真的错了。
“久儿,对不起,我……”
墨君羽犹豫了一瞬,以为久儿是在怪他瞒着她,跟他置气,准备道歉。
可是刚开口个口,就被凰久儿打断,“小鱼儿!”
这一声“小鱼儿”,凰久儿将声音刻意放柔放嗲,语调也特意放慢,跟她平时轻灵的嗓音完全不同。任人一听就知道她是刻意为之。
连她自已听后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也不知墨君羽听后有没有被恶心到。
她偷偷的瞧了墨君羽一眼,见他神色有些许的微愣,之后就是毫无波澜的平静脸。
凰久儿真心佩服他心理之强大,但佩服归佩服,该说的话得继续说,“小鱼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所以才想扮作墨君羽,其实……”说到此,羞涩的抬袖掩唇接着说:“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你跟他长的一模一样。只要是这张脸,我都可以的。”
墨君羽听闻后,一张脸青白交替,更迭不止。
他深深的凝视着凰久儿,幽深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周身的气压也降至冰点。
凰久儿心中暗叫不好,玩过头了,要不要赶紧解释一下。
她犹豫着,屁股却不着痕迹的挪开了一些距离,实在是这个家伙气场太冷,她怕被他冻感冒。
可是,这一小小的动作,又狠狠的刺了墨君羽的眼睛,他冷冷的没有一丝情绪的开口,“久儿,就只是喜欢这张脸?”
凰久儿内心哀嚎连连,果然一时嘴爽,道歉道到你嘴软。
“对不起,我错了。”她双手捏住袖摆,缓缓的往上提,遮住玲珑小嘴,只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楚楚可怜的看着墨君羽。
墨君羽铁了心的不为所动,甚至是更加生气的大声厉喝,“回答我。”
突然拔高的声音,吓的凰久儿身子微微一颤,大眼里瞬间雾气朦胧,仿佛还有水珠儿在打转。
墨君羽有些心软,其实他知道久儿的那番话是故意为之,但他还是好伤心难过。
人总有老去的一天,如果他这张脸不再依旧,久儿是不是也不再喜欢他。
或者这张脸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别人,久儿喜欢的是不是也是别人。
墨君羽不敢想,他只想从久儿口中听到她的答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