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927章:倒黴的楊廣讀書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宇文恺修建大兴城时,在曲江池堆土成洲,形成一个湖心岛,岛上宫殿连绵、楼亭起伏,主景便是如今的芙蓉园,除了亭台楼阁、山楼水榭,岛上还名贵花木,翠色葱郁,岛边浅水是荷花,远处是碧波荡漾的曲江池。
自岸边至岛,约有十余丈,引一道宽阔的曲桥相连,桥上铺有青石板,两边是雕狮虎猛兽的汉白玉栏杆,只及成人腰部高处,两侧还是江水,水中荷叶摇曳。
为了鼓励汉文化大兴于大兴城,芙蓉园多数时间是面向公众开放的,并派有类似宫监的低级官吏看管,以免文人墨客留下的图文墨宝失窃。
但有时候,芙蓉园也会封锁某个区域,比如说某栋楼宇需要修缮,比如说皇帝驾临,又比如说,有人包楼宴客……
杨侗便是以宴客的名义,让人封了芙蓉园主楼芙蓉楼,此楼高五层,也是大兴城南最高楼,刚到最高层的杨侗和杨广,居高临下的俯瞰四周。
今天天气晴朗,可以看到远处终南山上的积雪浮云。但祖孙二人的表现,令杨沁芳觉得相当有趣,给她一种‘南辕北辙’之感。
先上来的杨广看的是南方终南山,而杨侗却眺望北方如棋盘一般的大兴城。
终南山是隐逸之地,符合杨广现在的处世之道,而杨侗正积极入世。所以说,这第一眼,很好的体现出祖孙二人现在的不同处世之道。
如今两人对坐在卷拱的门洞下面,中间是一张花梨木的雕花茶几,花纹繁复,古朴厚重,几上摆着茶具和几样水果、糕点。
担任小丫头的杨沁芳将袖管挽起一截,露出欺霜赛雪的小臂,素手纤纤的沏了一壶香茗,放置于茶桌之上。再取两只白瓷茶杯,为两人浅斟半杯青翠茶汤,氤氲热气,芳香馥郁。
然后便乖巧坐到一边,小手儿擎着下巴,乌溜溜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在杨侗脸上瞟。
杨侗无疑是一个很讨女孩喜欢的美男子,尤其是他有了成熟男子的气质之后,那种魅力,更不是一个怀春少女可以抵挡得了的。而杨沁芳正是少‘女’怀春的年龄,刚好又是心愿得偿之时,越看,芳心越是悸动。
杨侗也有些绷不住了,不是他养气功夫不行,而是杨沁芳花痴的眼神,令圣武帝陛下有些受不了。
而杨广却不一样。因为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到了一定年纪,且心宽体胖、精力充沛,大部分都会变成老小孩,杨家这位老皇帝也不例外。杨沁芳的花痴、杨侗的尴尬,让他越瞧越觉得有意思。
“庐江,你先出去。我和皇祖父重要事情详谈。”这丫头‘大庭广众’之下来这么一出,太让杨侗尴尬了,赶紧得轰走,眼不见心不烦。
“哦……”杨沁芳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嘟着嘴儿,冲‘正襟危坐’的杨侗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对‘父皇’嫣然一笑:“你陪父皇说话,待会儿,我让人做些糕点给你们送来。跟你说,从紫微宫跟来的一名糕点师做的莲子糕乃是一绝…”
圣武帝又改成受不了杨广的戏谑目光,对着罪魁祸首挥挥手:“休再啰啰嗦嗦,做你的糕点去吧!”
“哦!”杨沁芳这才走了。
杨广也明白稀里糊涂的辈分,是两个小家伙的老大难题,也没有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他喝了一口茶,说道:“伪唐的问题现在不大,以当今之势,我大隋灭之不难。”
杨侗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嘿嘿笑道:“那也未必,未来的事情谁也不清楚嘛。万一让李世民绝地反击可不好了。”
“那你想怎样?”
“我想搞个百万大军,去弄他。”看着嘻皮笑脸,望之不似人君的杨侗,杨广觉得这整个都是流氓样,没半点贵族气。
“有必要吗?”
“高句丽可比益州小。”杨侗笑嘻嘻的说道:“我想应该两百万才行。”
老杨一听,脸都黑了,气咻咻的说道:“我觉得两百万不够,怎么也得扫地为兵。”
“我正有这想法,这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杨侗戏谑笑道。
“我跟你同个鬼。”杨广知道自己方才笑他,现在就立刻报复了回来,他笑容一收,又道:“第二件事,我想去西域走走,你给我封个官,然后再给我一个商队作为掩护,想来这件事不会令你太过为难吧?”
杨侗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问道:“皇祖父担心西域局势会向着不利大隋的方向发展?又或者,为我杨家打造一个暗中势力?”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杨广说道:“从汉朝起,西域就有很多世家豪门传承了下来,我们中原世家门阀和他们多少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而且丝绸之路掌握在这些异族之手,意味着会有很多财富流失到他们的手中。这是其一;其二、与这些千年大族相比,我们终是底蕴有些不足,也难怪他们瞧不起各个王朝的皇族。而皇族一旦成为皇族,就会站在风头浪尖之上,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有心人,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成为人所算计的对象,要是到了王朝末世,首先倒霉的就是皇族。所谓狡兔三窟,我希望利用自己余生之年,为我杨家也多造几个人所不知的‘窟’。”
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927章:倒黴的楊廣看書
“您是想把我们家也弄成千年世家这种?”
“任何一个大世家都有一明一暗,想必你现在也体会到了。”说到这里,杨广又说道:“现在正值新旧交替的关键,我想抢先为我杨家布下一子。”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27章:倒黴的楊廣鑒賞
“就为了这,您要去西域?中原也可以啊。”杨侗对杨广的设想相当赞同,旧的势力消亡,必有新的贵族滋生,这是任何一个王朝都避免不了的事情,而且他也不认为大隋一直传承下去,既如此,总不能让自己的后人在王朝末年之中绝了后吧?这么一来,一条暗线的存在确实很有必要。
“在中原?”杨广嗤之以鼻,“还不是给你灭了?就算没有灭,也浮出在水面上,这与表面这些皇族有何区别?”
杨广以为杨侗反对,又说道:“世家说到底,是地方群体中的利益代表。除了世家本身之外,还包括很多行当店铺伙计的利益。如果失去财源,于财大势雄的世家而言,不过是少条财路而已,于无法计数的百姓而言,却等于失去了活路。所以,不管你怎么约束,迟早会有人站起来代表某个地方、某个领域百姓的利益。既如此?何不现在就扶持自己成为一方利益的代表?而一个个王朝,为何被推翻?还不是它们代表不了了百姓们的利益么?”
“这倒是。”杨侗很认同这番话。
“再往远里去说,陇右和辽东都是容易滋生野蛮之地,不把这种地方彻底控制在朝廷手里,早晚必是大隋的心腹大患。是故,我大隋以华夏为正统,视四夷为从属……”说到这里,杨广忽然转头向外看去,他的目光好像看到了很远的地方。
杨侗随他的目光向外看去,却看到层峦叠嶂的青山绿水,仿佛一幅山水画。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汉人以前大变海纳百川、一视同仁。可实际呢?蛮夷却鲜有把我们视作兄弟的。你没经历过,所以体会不到什么。但我比许多人知道那许多被遗忘或忽略了的事情。”
杨广看向杨侗,神情庄重的说道:“‘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狗之暴,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太兴元年,愍帝受辱,崩于匈奴。凡此种种,罄竹难书!今之胡夷,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地为荣……’”
杨广顿了顿,问道:“你可知我说的是什么吗?”
杨侗摇了摇头,杨广道:“我所诵的是武悼天王的《杀胡令》。”
“这就是《杀胡令》?”《杀胡令》杨侗自然是是听说过,但内容却是不知。
人氣都市异能 大隋第三世 ptt-第927章:倒黴的楊廣展示
“嗯!”杨广点了点头:“没有人比我们我这些当皇帝的更清楚那时候那些事情了;当时,迁入中原的胡人高达七百余万,当地的汉人却只有五六百万左右,胡人在中原不断增长,而汉人却不断被杀戮、驱使、奴役,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武悼天王发布的《杀胡令》,号召汉人群起反抗,从而杀胡无数。虽然他最后战败而死,但他却做好了两件大事。一是在《杀胡令》的感召下,北方汉人纷纷响应,杀死大量野蛮的胡人,如果不是他站出来,那么等到胡人把北方汉人杀光,紧接着就会杀向南方。南方的汉人当时只有三百余万人,他们定然也被杀光,真到那一步,汉人就亡族灭种了。”
“二是武悼天王的壮举,让那些残忍胡人知道汉人并非是任人欺辱的绵羊,他们虽然打败了冉闵,却也终于有了敬畏之心,于是封冉闵为武悼天王以安抚汉人,从此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屠杀汉人。他们甚至不敢再让汉人当兵,不敢让汉人有武器,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胡人各个小国互相残杀,而安心于农耕的汉人却因此而休养生息,繁衍壮大。等到胡人大量战死在不断的战争中时,汉人的力量和人口又恢复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他们为了拉拢汉人,不得不把公主嫁进汉人豪门,而汉人也籍此,慢慢地掌握权力,直到父皇建立大隋。”
杨广说到这里,冷笑一声道:“说来可笑,时至今日,一些自以为是的蠢物,却在痛骂冉闵是屠夫,如果不是武悼天王,他们的祖宗早就被奴役至死了,哪还有他的存在?”
说到这里,杨广感慨地说道:“如今我大隋国力强盛,而西域又处于我大隋西进的战略要地,若我们不趁机控制西域,巩固西北边防,难道非要等胡虏再度趁虚而入么?既如此,何不将之夺取为我大隋走向西方的桥头堡,而且胡虏若是势大,亦可将之视作西北的战略纵深。而我要做的,是通过利用商业的力量,为夺取西域奠定民心基础,这既可利国、又能利民,同时还兼济杨家。你认为呢?”
“我看行,陇西李氏就在西域有完整和严密的商道,许多人甚至都不知自己与谁在合作,若是皇祖父愿意做,我可以将那些资料都给您。”老实说,杨侗面对李氏的账本之时,就有了让皇族接手的打算,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老杨愿意来做,那是再好不过了。
杨广笑道:“这才是做大事的样子,此事就交给我好了,定然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这时,忽然响起婴孩哇哇的哭啼声,接着是李秀宁和杨沁芳哄孩子的声音。
杨广也知道这里让杨侗包了,忽然间听到孩子的哭声,竟是呆了一下,诧异的问道:“哪来的孩子?”
杨广是三天前约杨侗来这里会面的,并不知杨侗让萧后他们是坐圣武车而来,更不知道杨侗带了个孩子来。
“咱家老三。”杨侗笑着说道,“您的重孙子。”
“啊?”杨广又是愣了一会儿,紧接着便站了起来,喜孜孜地道:“老夫到紫微城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连自己的重孙子、重孙女都不敢认。这回既然来了一个,快抱来让老夫瞧瞧!”
之前杨广秘不见人,又要去益州搞李渊,所以杨侗便是自己人也瞒了,他的女人之中,只有卫凤舞知道杨广还活着,并见过面,别人都不知道杨广还活着。如今已非当初,让李秀宁认识认识自也无妨。
于是便冲屋里喊了一声,李秀宁便把孩子抱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杨沁芳、阴明月、蓝雪儿。
怀抱孩子的李秀宁和阴明月、蓝雪儿惊骇的看着杨广,她们三人也不知道此来是见长辈,此时见到如若神仙中人的一般老者,竟然和杨侗有几分神似,不用猜,也知道是杨侗的长辈,然而,她们都知道杨侗这一支,好像没什么男性长辈了。
“快快快,把孩子给老夫抱抱。”看到胖嘟嘟的孩子,杨广迫不及待的命令道。
李秀宁虽不认识此人是谁,但还是依言把孩子递了过去。
杨广一接过孩子,包裹孩子的襁褓便散了,李秀宁脸上一红,她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孩子多归乳娘照顾,她需要操心的不多,自然不太会照顾孩子,她不好意思地瞟了杨侗一眼,讪讪的说道:“妾身不太会包孩子。”
襁褓一散,杨崇这孩子就光溜溜的露了出来,杨广看到这白白嫩嫩的大胖小子,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赞不绝口地道:“好好好,好小子,这小家伙胖乎乎的,手劲可不小,以后定然是大将之才啊。”
他双手架在小家伙的腋下,将杨崇高高的举了起来:“这孩子天庭饱满、双眼有神,福贵无穷啊。”
杨广正给小家伙相面,小家伙却抿着嘴巴,手脚俱张的挥舞,胯下那只小田螺渐渐成了一只玉蚕。李秀宁“哎”的一声,惊骇的捂住嘴巴,一双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一道晶莹水柱,在李秀宁一双杏眼圆瞪之时,便有力地喷射出来,杨广正兴高采烈的品评着,他刚说到一个“啊”字,乐呵呵的嘴巴接了一个正着。
“……”
杨侗、杨沁芳、李秀宁、阴明月、蓝雪儿目瞪口呆。
——————
实在抱歉,前天回家,昨晚才到老家,开了很久的车,太累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