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的相伴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一场盛况空前的封王大典已经过去了三日;
奉新城百姓们却依旧在念叨着那一日奉新城西门外高台上,自家王爷让那太子跟在后头走自己则抱起靖南王世子的画面;
也依旧在念叨着三道旨意之下,陛下对自家王爷的隆恩深重;
昔日靖南军诸总兵擅离职守而来,一声声“拜见”少主,流露出的军旅之人的铁血和忠义;
再有,
王府大宴,王爷的和蔼可亲嘘寒问暖,让一众宾客回去后纷纷向周围人传颂;
不知道的,还以为王爷真的是一个宾客一个宾客握着手亲切问候过的呢,否则,怎么解释一个个都说得那般绘声绘色,仿佛自己就是那只手?
据说,
王爷那一晚和大燕代相对酒当歌,挥斥方遒,共谋那四海升平之策;
还有,
王爷还教导曾经的五殿下现在的五王爷民生疾苦,当思民生多艰;
五殿下听完后,
怔神良久,久久不语,似大彻大悟。
屁股坐在哪儿,话,自然就偏向谁说,奉新城的军民自然捡好听的一面来听自然也是挑好听的去说。
至于说这一桩桩一件件下所隐藏的深意以及其中潜藏着的暗流涌动,
别的不提,就那靖南军总兵前来的那一出,若非陛下三道圣旨提前打了底,这会儿,想来晋东和朝廷的关系,或许就已经在剑拔弩张了。
但,
谁在乎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虽说已经过了几年的安生日子,但刀枪箭矢的凛冽风气,大家伙可还都没忘呢。
有热闹看,咱瞧;
有故事讲,咱听;
有便宜拿,咱占;
王爷要起兵,甭管打哪里,王旗所向,麻溜溜地跟着干就是!
至于平西王爷在真正的内宅里,
喝得不省人事,几乎发起了酒疯,
敬这个敬那个敬一个家,
这种私密事儿自然也就只有私密的人才知道了。
……
依旧是迎宾楼,
依旧是那个三楼靠窗的雅间儿,
依旧是几盘精致的小菜配上那上好的花雕。
东西两边,坐着的依旧是苗掌柜的和鲁掌柜的;
但南北两边,今儿个也坐了人。
南边儿,萧掌柜的面容疲惫,早年走货,走镇南关,双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点好后,白天不方便走,但晚上,可以大大方方地行;
楚军甚至还和平西王府做着战马的买卖,上头的吃肉,下头的跟着喝点儿汤,彼此心里都踏实;
可这次,萧掌柜的走的是范城进蒙山的那条道,难走、折腾,路远,故而来迟了不说,整个人也满是尘土气。
北面儿,坐着的是费掌柜,燕人。
苗掌柜的笑道:“费掌柜的,都当您这次不来了呢。”
燕人的商队在燕国的土地上做买卖竟然顾忌比外国商队还多,真可谓新鲜事儿;
费掌柜笑着点点头,道:“这次来做个交接,这儿的生意铺子,也都要典给王府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臨討論-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的分享
“哟,不干啦?”苗掌柜有些好奇,“能换人典不?”
鲁掌柜一巴掌轻轻拍在桌面上,调侃苗掌柜道:“行啊,你的脑袋能换个地方挂着么?”
小买卖那是小买卖,一村儿,一镇,一府;
但买卖做到一郡一国甚至是数国之间时,这背后要是没个正主儿站着,那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都是千年的狐狸唱什么聊斋,
桌上几个掌柜心里都清楚,彼此其实都是各自东家在外头贴着的一层皮。
“王府将组织商队来向西发货。”费掌柜说道,“以后和诸位再见面的话,得到颖都去了,这晋东,以后我怕是不会常来了。”
“呵。”
苗掌柜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你们燕人,就是奇怪得很。”
有密谍司的背景的买卖,在一藩镇面前,竟然直接认怂了。
晋东之地,位于雪原、燕晋楚三界之处,本身就是商贸发达之所,再加上王府自己的一系列产业只要拿到货倒出去就绝对不发愁销路的商物,谁能在里面伸一支臂膀,亦或者只是拿个脚尖在圈内蹭一点点儿空,那都是令人眼红的嚼头。
费掌柜的看了一眼苗掌柜,
笑着问道;
“我也很奇怪,你们乾人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在战场上像个爷们儿一样立起来?”
鲁掌柜和萧掌柜闻言,当即道:
“远了远了。”
“难了难了。”
甭管你是燕人、晋人还是楚人,只要你在羞辱乾人,那咱们就得帮帮场子。
苗掌柜似乎也有些习惯了,倒是没生气,至少没显露出生气的样子。
他缩了缩肩膀,
往后靠了靠,
他不懂得“弱国无外交”这句话,但他走南闯北的,却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那种来自他国的鄙夷。
你再有银子,你穿得再好,
燕地的普通黔首在得知你是乾人,不,哪怕是你在燕地临时雇佣的挑担汉,在等着这份工钱买米家里晚上下锅,
当他知道掌柜的是乾人,
也会露出那种笑容:
哟,乾人呐。
活儿照干,钱照拿,人,照笑。
费掌柜的也没穷追猛打,而是举起酒杯,道;
“山水有相逢,下次诸位若得闲,可来颖都找我,我做东。”
费掌柜后头,站着的是一家商会,东家其实和他一样,都是一层皮;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这支商队,很久以前,属于闵家,然后,属于六殿下,再然后,被交挪到了户部,再之后,又回到了六王爷手中;
现在,
属于陛下。
平西王爷曾很鄙夷地对六殿下说过,你是皇子,还管着户部,还继续做着自己的买卖,损公而肥私,吃相之难看,可谓是做到了极致;
后来,
六殿下变成了陛下,
一下子,就顺理成章了。
但有些时候,打着官方的旗号,买卖不那么好做,故而,这层皮,得一直保留。
皇帝心里也一直有一个疙瘩,
尤其是在得知了奉新城的商业模式和运行现状后,
他很后悔当时姓郑的调侃自己时,自己竟然没有揪住他的脖子喷他一口唾沫星子:
“你不瞧瞧你自个儿,在自个儿地盘上连老百姓的棺材本都安排好了!”
“山不转水转,以后的事儿,谁知道呢,咱们呐,虽然不是一国人,各自国内番子衙门上还点着名,但,这么着吧,哪天哥几个谁日子过不下去了;
我鲁雄一口吐沫一个钉,真将身上的家伙事儿都放下来了,到我这儿来,给你置办三间小瓦房是没问题的;
再多的,就没了,呵呵。”
其余掌柜闻言都笑了起来,大家最后一起举杯,共饮。
小席面散了,付账的是苗掌柜的。
走到客栈门口,对着阳光,苗掌柜双手揣袖,闭着眼,身形微微摇摆,摇着摇着,又睁开了眼,去往自己商队所在的方向。
费掌柜要去继续处理典当的事儿,还得和王府的“番子”去做个最后交接,只可惜今儿不巧了,在这儿没碰见戴老板。
鲁掌柜喝得最多,明日才归程,故而没出门,搁客房里睡下了。
萧掌柜刚来,事儿多,手下人牵着马车早就在客栈门口候着了,其上了马车,刚坐下,看见马车内坐着的戴立,没喊没叫,只是默默地从马车下匣处取出一个盒子,里头装着的,都是金饼子。
戴老板打了个呵欠,道:
“路上辛苦了。”
“瞧戴老板您说的,赚银子,哪里说得着辛苦二字?”
“呵。”
戴立点点头,伸手,将盒子给按了下来。
“戴老板,您放心,晚间还有……”
“有人要见你。”
“哟。”
萧掌柜的马上将盒子放了回去,能让戴老板亲自来领人的人,其身份在王府里必然不一般。
他也没再问,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
马车驶入前街后,又绕行了半圈,最后,没朝着王府所在的位置去,而是拐入了一处民宅。
戴立先行下了马车,恭敬地站在那儿。
王府里有诸位先生,其顶头上司是三爷,三爷手段层出不穷,折磨人的方式更是狠辣得让人难以想象。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的熱推
但三爷到底是真性情,好哄;
唯独眼前这位先生,这些王府下辖的番子们见着了,可谓是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
瞎子坐在院儿里的石桌子上,喝着茶。
萧掌柜的看看戴立,又看看那边的瞎子,随即走过去,跪伏下来:
“奴才给先生请安。”
楚皇在楚国大肆打压贵族,但一国之人的习惯,不会那般容易就改过来的。
再者,在楚人看来“奴才”二字,和“下官”“小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酒,喝好了?”
瞎子开口问道。
“回先生的话,喝好了。”
江湖传闻,平西王爷麾下有一勇士,他力大无穷,同时身形矫健,还是个盲人。
萧掌柜到底世面见得多一些,对奉新城的事儿也更了解一些,所以清楚眼前这位,应该是平西王爷麾下的第一谋士!
“一路辛苦。”
“奴才不辛苦,不辛苦。”
“谢家老爷子,还好么?”
“……”萧掌柜。
瞎子将茶杯放下,换了个坐姿,道:“大楚四大贵族,屈氏已覆,石家已倒,独孤已颓,唯独剩下一个‘谢’,因家族封地在大楚南方,得以保全。
现如今,你们楚国皇帝将谢家家主顶在了渭河,这是打算将最后一张压箱底的物件儿给抬出来了。”
“先生,奴才只是个给东家跑腿赚银子的小小管事儿,奴才可……”
“你不要怕,你的身份,我比你更清楚,这次因战事,来往楚地的山路阻绝,范城那条道刚开,为何你就能第一个钻进来?”
“是,是先生您的安排?”
瞎子点点头,“我这人,本来脾性挺温和的,但和我家主上待久了,慢慢地也不喜欢弯弯绕绕了。
我一不要你投诚,二不用你出卖你本家,至多让你带封信捎几句话给你家主子;
所以,你也就坐这儿,咱们好生说说,真把我惹腻烦了,那你就只好去死了,这样死,多不值当是不?”
“是,奴才明白,奴才明白了。”
“坐。”
“多谢先生。”
萧掌柜颤颤巍巍地坐好,神态乖巧。
“费掌柜是否告知于你,他将收手了?”
“是,他说他要将奉新城的买卖都典出去,日后,就在颖都坐着了,不过望江。”
“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呢?”瞎子问道。
“奴才认为,费掌柜背后的密谍司,不想和王府交恶,所以……”
“浅了,费掌柜背后,可不仅仅是密谍司,而是大燕的户部。”
“户部?”
萧掌柜眼睛都瞪大了,燕国的户部和其他国家的户部不同,燕国的户部本就是燕皇的自留地,也就是说……
“继续说啊。”瞎子催促道。
“奴才认为,是朝廷,是燕国朝廷不打算和王府争利,在向王府让利。”
瞎子点点头。
平西王府垄断了这一带的渠道,可以称得上是总经销商,下面,还分各路的代理。
雪原,地理环境恶劣,除了一些大部族值得王府亲自组织商队去,其余很多很多的中小部族,靠野人自己的商队,尤其是毗邻雪海关最早投诚过来的海兰部这样的部族,让他们去代理,最为合适。
乾国、楚国自然也是一样,因为是外国,商路由地头蛇自己来解决,性价比最高。
但向西,是晋中晋西以及燕国,这里,其实没什么难度,自己人走就是了,在燕国,朝堂上可能会有一群忠心为国的大臣会为了提防藩镇而见到机会后抱团向王府发难,但在地方上,谁敢不给平西王府面子?
这一层,本来户部有占的,也就是皇帝自己的商队所占。
现在,让出来了,因为小六子自己是天子,所以等同是天子给了王府做买卖的“免税”优惠。
不过,在瞎子看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以这位燕皇的脾性,这次让利之后,怕是来年或者干脆从年中起,朝廷押解入王府的钱粮应该会相对应地减少份额。
好人他做了,成本,也对冲掉了。
瞎子的手指在石桌上轻轻敲击着,
道:
“其实,费掌柜早就到了,但一直没进城,他是在等,你知道在等什么么?”
“奴才……”
“他是在等封王大典结束,他在看风向。”瞎子没让萧掌柜继续回答,“封王大典时,你没赶到,但发生了什么,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
“是,是,奴才听说了,听说了。”
“嗯,好,当初的靖南军总兵官们,一个个擅离职守来参拜靖南王世子,皇帝陛下三道旨意,连消带打之下,将一切化为了无形。
这里头,其实还有其他的说道的。
就比如,本该是他们和我王府抱团一起,壮一下声势;
藩镇嘛,军头子嘛,
手里有兵马,又能抱团的话,就能喊出一句,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了。
但三道旨意之后,朝廷不仅仅是将法理和情理都占过去了,而且,这一众总兵官现在的各地驻扎大将,也都等于是将擅离职守的把柄,给送了上去。
形式,一下子就逆转了。
可以想见,接下来,朝廷必然会以此做拿捏,将昔日靖南军体系的军权,给接收回去。”
萧掌柜听着听着,冷汗就不住地滴淌下来,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这种层次的博弈,和自己,明明很远很远啊。
“我王府忠诚于大燕,但我家王爷毕竟曾是靖南王麾下出身的,顾念旧情,不希望看见当年威震天下的靖南军就这般被瓦解掉了;
所以,
我家王爷的意思是,想和你家主子,合作合作。”
“合作?”
“是。”
“奴才回去后,会回报我家主子。”
“连我先前说的那些话,一同带回去。”
“是,奴才明白,但,先生,具体想如何合作?”
“范城在我手,你楚人,短时间内是不敢再打范城的主意了吧?”
“奴才……奴才……”
“再说了,蒙山又不好走,从那里入晋地,大军根本就过不来,补给也费劲。有一条道,很好走,宽敞,平坦,一马平川,和镇南关并列成入晋两大隘口。”
“先生说的是,南门关?”
“对,就是南门关。”
瞎子拿出一封信,递给了萧掌柜,
“将这封信,交给你家家主。”
萧掌柜伸手接过了信,只是送信带话的话,没问题。
“先生放心,奴才一定将这封信送至我家少主手中。”
“好,至于接下来会不会做,该怎么做,何时去做,就看你家……嗯,少主?”
“是,少主。”
“不是送给谢柱国么?”
“回先生的话,家主在渭河领兵,家里和族内的事,现在都由我们少主打理,我家少主可是被称为我谢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千里驹。”
做买卖,谈生意,得抬自己的架,这样才能平等,才能有赚头;
再者,在瞎子面前,萧掌柜其实有些过于紧张,说话就有点嘴巴迟于脑子,跟本能在走了。
瞎子不动声色地端起茶壶,给自己续了杯水,
问道;
“哦,你家少主多大?”
“十三。”
瞎子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晃,
吹了吹压根儿就不烫的茶水,
点点头。
“好的。”
————
晚上还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