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劍骨 txt-第十三章 出戰展示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宁奕……你说什么?”
幽暗洞天,一片虹光笼罩。
猴子神情凝重,双手紧紧握住笼牢光柱,嗤然作响,一片烟雾升腾。
三丈之外的空地。
裴灵素正襟危坐,手握念珠,复述着话语。
“前辈……我感应到了‘陆圣山主’的气息。”
西岭清白山顶,宁奕死死盯着门户。
他已在此处静站了小半柱香时辰了。
至道真理缠绕的门户背面,不可卦算不可推演……可偏偏自己的细雪剑骨,有了一丝震颤!
蜀山弟子,修行功法,乃是以老龙山心法为根基。
陆圣山主失踪五百年,这五百年来,山门弟子踏遍大隋天下,想要寻觅山主踪迹,一无所获……而宁奕掠行妖族天下,同样没有寻到山主的气息。
原因很简单。
山主根本就不在两座天下。
既不在大隋,也不在妖族……而是在倒悬海中!
“我不敢打包票,但至少有六成把握。”宁奕深吸一口气,道:“丫头,大圣……我踏入这扇门户,不知念珠还能否发挥作用。若真找到陆圣山主,我会想办法将讯息传回后山。”
下一刹。
超棒的都市言情 《劍骨》-第十三章 出戰展示
宁奕踏入门户。
念珠感应切断,裴灵素脑海中能观想到的画面,也随之消失。
……
……
一点成线,勾勒成四面,黑暗中有了光,于是有了门。
千丝万缕的神性,如纺织长线,凝聚编成一盏明灯,从门户之中飘出,接着拎灯人缓步迈出——
宁奕向前望去。
当光明照亮黑暗中的牌匾。
当执剑者的古卷在深海开辟出一方稳定空间。
命运注定的错过……在此刻重逢。
五年前,宁奕曾与龙绡宫擦肩而过,而这一次,他站在了龙绡宫面前。
脑海中连点成线的无数谜题,都与龙绡宫有关。
阿宁,执剑者古卷,拔罪,太乙救苦天尊……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線上看-第十三章 出戰讀書
相比于之前来到此地的周游,孔雀,紫凰,以及那两位妖族皇帝,宁奕的神情是最镇定的那个。
他比他们都要更先一步,看到了“龙绡宫”的存在。
那时候宁奕所看到的“龙绡宫”,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寂灭在深海十万里的世界尽头。
那时候宁奕看到了万千龙蛇,金光萦绕,煌煌若天地神庭。
那是全盛巅峰时期的“龙绡宫”!
宁奕深吸一口气,意识到自己看到的画面……已成不可追溯的过往。
泉客一族早已陨落,曾经无敌于世间的妖族霸主,已是岁月风化的翻篇历史。
他望向那两尊古神,心中并没有生出畏惧,尊敬,相反……心湖竟然溅起了一些孤独。
宁奕与那两尊巨大神祇,产生了共鸣。
漫长岁月,孤守空城。
古城寂灭……他们也随之一同寂灭。
宁奕缓缓漂至古神之前,伸出一只手,掌心与一尊古神眉心触碰。
触碰的那一刹。
古神眉心溢散出一抹辉光,死寂中竟然挣扎着生出了一缕复苏的迹象。
宁奕神海中,熟悉的画面再次浮现。
参天古树,悠扬笛声。
远天汹涌澎湃的战鼓。
蝗虫过境的遮天白骨。
无数嘈杂的声音,连绵成一片地狱,似乎有烈火焚烧,有狂风刮骨。
这些加在一起,都没有压过那个很轻的声音。
那个声音在心底最深处响起,烙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最深处,只要闭上眼,声音就会在颅骨最深处震响。
“……醒过来。”
整座龙绡宫,轰隆隆隆震颤起来,海水簌簌从龙吻中喷吐而出。
古神努力睁开双眼,而展露在宁奕眼中的景象,仅仅是青铜眼皮缓慢地鼓动了一下。
四卷天书神性磅礴向着这尊古神掠去。
但片刻之后,那个心底最深处的声音,语气黯淡地叹息。
“这些神性……还不够啊。”
于是。
所有复苏的迹象便如昙花一现,遗憾地徐徐落幕——
震颤的龙绡宫,抬起些许的地基,重新落回海底。
宁奕缓缓收回手掌,凝视着这座巨大宫殿。
“不知为何,虽然神海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但我并不觉得此地凶险……”宁奕轻声自语,皱眉道:“这座龙绡宫,果然与执剑者传承有关。想要开启这里的秘密,四卷天书的神性,似乎还不够。”
自己集齐八卷天书,才能真正唤醒这座寂灭宫殿么?
龙绡宫与执剑者传承有关……那么,便与自己母亲有关!
宁奕眼神一亮,缓缓掠至龙吻入口之前。
“拔罪剑气……周游先生在此地出剑了!”
宁奕环顾四周,一片虚无寂灭。
看来周游已经先行一步,踏入龙绡宫了。
他并不急着入宫,而是悬浮在滚滚海流翻腾的龙吻之前,盯着虚空。
宁奕看出了一丝端倪,低声道:“此地还有妖修气息,和战斗痕迹。”
此地爆发过两场战斗。
周游的那一剑,几乎是瞬杀。
而这场战斗,则不太一样。
两头大妖,在龙绡宫前大打出手,而这两位妖修的气息,自己并不觉得陌生。
宁奕盯着虚空,神念捕捉到破碎的海流。
一缕七彩华光,一缕紫色凰火。
水落石出。
这二人,果然都是老熟人了。
“孔雀,紫凰……这二人曾在此地发生过争执。”
宁奕冷冷笑了,前因后果,也差不多明了。
龙绡宫出世,大造化出世!
两位妖域皇帝,又怎会白白看着对方攫取造化,那必定是互相算计,双方妖圣在此遭逢……
“周游先生躲在暗处,一剑双杀?”
宁奕重新掠回龙吻入口,推测出这么一个可能,手指摩挲下巴,忍不住笑道:“还真是倒霉蛋啊,被拔罪斩了,连一丝气息也没有留下。”
逆斩命运之剑,出剑之后,没有留下鲜血、尸体,只留下了一片沸乱虚无的破碎空间。
摇了摇头,宁奕收敛笑意。
不知为何,他隐约感觉到有一丝不妙。
“若踏入龙绡宫……还须千万谨慎,不可大意。”他一只手按住细雪,缓缓踏入龙吻光幕之内。
……
……
“陛下,您要亲自去倒悬海?”
金衫童子神色震惊。
白帝面无表情,在芥子山皇殿一旁的落兵台刀剑器座旁,端详一把把沉眠侧架的宝器。
白帝目光缓缓凝聚,伸出一只手。
年轻之时,征战妖域!
他武力盖世,精通诸般兵器,但唯独偏爱的,乃是坐落于兵台最上方的……那杆方天大戟!
此戟名为“折月”。
当年与大敌生死厮杀,几次沐血奋战,都是折月陪伴白帝。
肉身成圣,横推诸敌,折月便再也没有出战过。
“嗡”的一声,厚实而沉重。
白帝将折月从台座上拿起,平静望向金乌大圣,道:“龙绡宫造化可以不拿,斩我神念者……必须要死。”
此仇,乃是他与递剑者之仇。
堂堂一位皇者,到这一步,还缩在妖域?
“吾平生遗憾,便是两座天下有倒悬海隔阂……否则当年便将人族太宗,北境裴旻,斩于戟下。”
白帝握住折月,缓缓走出大殿,站在芥子山顶,大袍飞扬:“而今人族生死境,敢入倒悬海,吾便将他斩之!”
“那人真是宁奕么。”金乌大圣沉默道:“短短五载,怎会成长至此……”
“是不是他,已不重要了。”
白帝轻声道:“若宁奕敢入龙绡宫,便一定要死。”
窃走自己生字卷,杀死自己独子,独女,坏了自己造化,在灞都城对着自己眉心递了一剑。
大隋妖族,天上地下,没有人……比他更想要宁奕死。
……
……
“陛下,您已经做出决定了么?”
北妖域,十二根擎天柱影,映射之地。
一身黑色华服的中年龙皇,望向火凤,以及灞都城一脉弟子。
“白亘不会放过出剑人。”
龙皇幽幽道:“我自然也不会,斩落神念的仇怨,在龙绡宫起,在龙绡宫结。不管那人是不是宁奕……他都必须死。”
操纵棋盘的布局者,需要无情,需要冷漠,需要理智。
但有些时候,成为一位皇帝,胸中必须长燃怒火。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
中年男人抬起一只手,十二妖神柱齐齐震颤,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撑起北妖域半天苍穹的宝器,此刻终于苏醒。
传闻中这十二妖神柱,封印了龙皇当年平定北妖域的十二位大敌,这些大敌战败之后,妖骨被拔出,妖血被封锁,炼制成器,威慑天下!
此刻,这巍峨恢弘的妖神柱一根一根拔地而起,缓缓缩小,随心而行,最终化为十二柄粗细均匀的袖珍石简,列阵在龙皇面前。
扭曲虚空的时之力,在十二枚妖神柱内流淌。
时之卷,已经被他完美炼化。
此刻的龙皇,已不是那个垂钓云海之上的蓑衣老者,他的气息,精神,都拔升到了极高的程度……
时之卷加持下。
他回到了“巅峰”。
只不过,那根暗金色手杖仍在掌中,这位皇者在早年受过无法治愈的伤势……即便有神通加持,走起路来仍然一瘸一拐。
这也是白亘戏称龙皇老瘸子的原因。
即便有时之卷回溯身体状态,断腿伤势依旧无法弥补,这是龙皇心中始终不能言提的阴翳。
在北妖域,谁若敢讥讽龙皇瘸子,将会连同背后族群,被连根拔起。
龙皇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淡淡道:“若白亘敢入龙绡宫,我与他之仇怨,也该画上句号了。”
“既如此,火凤有一请求。”
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起點-第十三章 出戰讀書
火凤双手抬起,躬身道:“还请陛下带上我……”
龙皇微微一怔。
“准确地说,是我们。”
火凤背后,灞都城弟子齐齐躬身行礼。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