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人仙百年討論-第845章 破陣看書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秦笛的这次深度闭关,历时一万八千年!
他的体内洞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洞天陆地扩张了三倍有余;五座仙山,整体拔高了一倍!
东岳泰山之巅,有一株神树建木,提升到仙阶八品的初期。
南岳衡山之巅,有一朵春秋圣火,提升到仙阶九品的初期。
西岳华山之巅,有四口本命仙剑,提升到仙阶九品的中期。
北岳恒山之巅,有一池沧浪仙水,提升到仙阶八品的后期。
中岳嵩山之巅,堆积了大量的五色土,提升到仙阶八品的中期。
他的实力大幅提升,能够调动的仙元力,是先前的五倍!
等他出关的时候,已经突破了境界,赫然变成了初阶仙王!
至此,他可以从容面对证道仙王了!
先前他面对高阶仙王还有些吃力,因为仙元力不足,无法支撑诛仙剑阵太久。如今仙力提升五倍,可以从容催动剑阵,也可以动用春秋圣火,不惧多位仙王的围攻了!
于是,秦笛飞出大秦国,又来到先前发现的空间裂缝。
他侧耳倾听,发现里面静悄悄,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想来先前那八位仙王,要么破开大阵进入其中,要么陷入大阵包裹之中,就算不死也很凄惨。
秦笛伸出右手,在隐匿阵的阵膜上勾画了一阵子,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将阵膜撕开了。
他跨过隐匿阵,眼前出现一道八色的防御阵。
他又伸出手,在阵膜上勾画了一阵子,施展窃阵之法,再度轻松撕裂了法阵。
透过撕裂的阵膜,他看见前方二十丈外,又有一道大阵,色呈九彩,光彩琉璃,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交织在一起,显然乃是九阶仙阵!
他再仔细一瞧,结果惊奇的发现,先前闯进来的那八位仙王,全部失陷在大阵之中了!有的嵌入较深,只能看见光影褶皱;有的陷入较浅,头目还露在外头,被阵膜包裹得形同木乃伊!其中一位仙王,只是半边身子被大阵束缚,另外一侧身子还在外面!
时间过去了上万年,然而这些人并没有死,最外面的那位还在猛烈挣扎!其余的人也在蠕动!
除此之外,秦笛还看到十几具灰白的骨架,显然有人早就失陷在里头,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彻底陨落了!
秦笛跨过撕开的阵膜,进入两道大阵之间。
这两道大阵,隔着二三十丈,隔绝了内外两侧的仙气。
因此之故,秦笛进入其中,无法吸取到仙元气。
换句话说,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如果不能冲破大阵,进入仙蔽园,那就赶紧退出去,否则他也会跟那些个仙王一样,陷入困境,无法自拔。
秦笛深吸一口气,靠近几步,定睛观察眼前的大阵,很快他便明白了:眼前这道九阶仙阵,并不是普通的防御阵,而是叫作“千波陷仙阵”!它比防御阵厉害多了!
如果是单纯的防御阵,它的范围是固定的,不会忽大忽小,荡来荡去!
而“千波陷仙阵”则不然,它的位置不固定,一会大一会小!就像大海上忽高忽低的波浪!
等它缩小的时候,两道大阵之前的空隙拉大,可以容纳更多的仙人闯进来。
等它扩大的时候,直逼外面的大阵,仙人就没有立足的空间了!
就像先前闯进来那八位仙王,按照常理,不会全部失陷在阵中,既然辛辛苦苦修成了仙王,每一位都是仙人中的佼佼者,一旦见势不好,肯定有些人能逃走。
正是因为这道千波陷仙阵,它忽然扩张,主动吞噬,导致那些仙王仓促之间无法退走,被外面的八阶仙阵挡住了去路,所以形成了瓮中捉鳖的格局!
看到这一幕,秦笛禁不住摇头:“不晓得这是哪位大帝布置的法阵,真是太歹毒了!就凭这些个仙王,若没有顶级的阵法师,怎么可能闯过去呢?还不是来一个陨落一个?仙蔽园中,究竟还留下些什么?值得害死这么多条人命吗?”
他的目光,看向那些被大阵束缚,还在喘气和挣扎的仙王。
他心里明白,如果自己不伸手救助,日久天长,这些人仙力耗竭,必然会陨落在这里!
这八位失陷的仙王,有五位从头到脚被包裹,但并没有隔绝神识,察觉周围有动静;有两位头面暴露在外,亲眼目睹秦笛闯进来;还有一位,半边身子在外头,面上呈现出惊恐之色。
到了这步田地,最外面这一位,还在幻想着,能独立挣脱,然而忽然有人闯入,给他带来压力。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人仙百年 鬼雨-第845章 破陣
仙王之间,说什么“友情救助”?这种事太稀罕了!
因此,此人看见秦笛,面呈惊恐为主的神色。
而那些失陷在大阵深处的仙王,则发出故作惊喜的呼唤!
“大仙救命!”
“这位道兄,求你救我出去!我是清波门的掌教清斛,若能逃出生天,愿将宗门财物献给你一半!”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人仙百年 起點-第845章 破陣相伴
“我是苍穹派的兰旭,若蒙得救,愿将宗门星陆分您六成!”
“仙兄,救命啊!我是明霞宗的明冕仙王,求你救我一命,我将所有宝物奉赠……”
“我是太乙门的金光煦,求仙兄动手救人,这里的大阵有古怪,迟则晚矣……”
秦笛一听,就晓得这些人心不诚,如果心诚的话,必然会率先提醒,这道大阵将会如何变化?每次扩张间隔多少日子?下一次危机来临,是在什么时候?这些话都不讲,那就是心怀叵测,留着后手呢!如果来人对他们不利,用不了多久,也会陷入同样的危机!
因此秦笛故作不知,问道:“请教诸位仙兄,这是什么地方?”
听他这么一问,那两位头面在外的仙王才开始定睛观瞧,发现来人只是一位初阶仙王,看上去很年轻,像是不经人事的毛头小伙子,禁不住感到失望。
“咳咳,这位小兄弟,你看着很面生,请问如何称呼?你不晓得这是何地?又为何找到这里来?”
秦笛道:“我叫秦笛,入仙门太晚,功力浅薄,但我是仙阵师,善于破解大阵。我居住的星陆,恰好位于数百仙年之外。当初我看见,诸位仙兄朝着这个方向来了,所以远远的跟在后面,发现了外面的空间裂缝,过了上万年才敢进来。不晓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值得诸位仙兄,冒死闯进来。”
“这个……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是传说中的仙蔽园……”
“仙蔽园?不是被大帝封印了吗?诸位仙兄如何找到的?我这人虽然好奇,但是胆子很小,如果搞不明白,不愿意冒险,我宁愿撤出去。”
“别啊……小兄弟救命则个!我跟你说实话,我们能找到这里,因为得到了一页金书,上面有些谶语……”
“什么金书?什么谶语?不说清楚,我可不救你们!”
“金书在我洞天之内,你救我出来,我拿给你看!谶语有违天道,无法复述……”
秦笛在心里发出冷笑,暗道:“你在骗三岁小孩呢?等我救你出来,再对我下手?说什么金书在洞天内?这计俩太浅薄了!”
此时,那位半边身子在外的仙王,看见秦笛相貌年轻,似乎好糊弄,舒了一口气,道:“我叫刑犁,出自九曜门,被大阵钳制,浑身法力被锁,连本命飞剑都无法放出来。老弟,你既然来了,那就是缘分!请出手帮我,斩断束缚!我不会亏待你的。你若不信,我可以发下天道誓言……”
秦笛问:“那你告诉我,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我耗费多年光阴,都没有找到方位,你们却一来就找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刑犁恨恨的道:“只要将三枚仙王戒凑在一起,就有仙蔽园的提示方位。我不是证道仙王,而是被骗来出力的!”
话音未落,引起几位仙王的怒骂!
“龟儿子,胡说八道,不得好死!”
“刑犁,我若是不死,将来有你的好看!”
“奶奶的,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因为刑犁一句话,揭了几位仙王的底!最早开口的几位仙王,清斛,明冕,兰旭,金光煦,都是证道仙王!
证道仙王拥有仙王戒,仙王戒是所有仙王梦寐以求的宝贝!
如果刑犁不说出口,这几位证道仙王还能忽悠秦笛,说不定会救他们出来;因为刑犁将这个秘密揭破了,所以按照常理推算,秦笛不会救他们的!保险起见,干脆退出去,过十万年再来,所有人都化成白骨,就能拿到仙王戒了!
秦笛笑了:“哈哈,有意思!我都忘了仙王戒这回事了。不过,我对仙王戒兴趣不大。想得到仙王戒并不难,君不见,那边还有几具白骨吗?其中有几位,手指上还戴着戒指呢!”
于是乎,清斛,明冕,兰旭,金光煦,这四位证道仙王都觉得眼前一亮,猛然多了几分生机。
“对,对!还是小兄弟眼明心亮!仙王戒有一枚就够了!用不着杀人害命!”
“小兄弟仁义!比那狗日的刑犁强多了!”
“请小兄弟尽管出手!这里的大阵,每个月变动一次!”
秦笛道:“不急,我是顶级仙阵师,破此阵不难。我想请问刑犁仙王,你为何没被安排做苦力,反而留在最外面,陷入大阵最浅呢?”
刑犁答道:“我拿手的是‘九曜仙光’,施法距离较远,再加上我半边身子,练了奇特的功法,所以没有全陷进去。”
秦笛盯着他看了片刻,道:“有趣,原来你修炼一部分妖族心法,你有青牛族的血脉残存。”
刑犁咧了咧嘴,道:“小兄弟,你知道了,也不用说出来嘛。既然说出来,那就欠我的因果,必须救我出去!”
秦笛微微一笑:“这道九阶仙阵,杀伤力并不是很强。你和诸位仙王,虽然被困其中,但再熬几万年,也不会陨落的。我先进去瞧瞧,如果能顺利出来,再说救助的事!”
刑犁急了:“别呀!小兄弟,不……秦兄,秦爷,……求你先救我可好?我愿意跟着你,逢山开道,遇水搭桥……这道大阵很难破解,万一你破阵不成,失陷其中,不但你完蛋,大伙儿都完蛋……”
另外七位仙王也纷纷求救:“上仙,救救我们……”
在他们看来,如果秦笛此时不出手,后面就更不会出手了!不管秦笛能不能闯进去!如果闯过了大阵,可能杀人灭口;如果闯不进去,他可能失陷于此!不管怎样,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秦笛沉声道:“我说话算数,等我出来,再考虑是否救助!我向来心慈手软,你们活下去的机会很大!”
然后他不管这些人如何刮噪,凝神端详眼前的大阵,张嘴吐出春秋圣火,开始烧灼阵膜。
他是天下少有的神阵师,别说这种九阶仙阵,就算是神阵,也困不住他。
他烧灼的位置有讲究,都是阵膜的法则节点。
所谓阵膜,乃是天道法则的交织。
眼前的九阶仙阵,落在普通人眼里,它是有形的薄膜;落在秦笛眼中,却是一条条天道法则,就像五颜六色的长蛇一样!每一条长蛇,都有手腕粗细,没头没尾,或者说首尾相接,循环不定,一旦被斩断,就容易化作蛇的头颅,张嘴便会咬人!
他的春秋圣火,法则更高明,已经是九阶仙火,对这些灵动的长蛇有约束力。
因此他烧了一会儿,便有一块三尺见方的阵膜停止运转。
接下来,秦笛伸手撕破了阵膜,然后纵身跳入其中!
那些个仙王都被惊呆了!
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破解了大阵!
那令人恐惧的九阶仙阵,竟没有对他发起攻击!
这件事太奇怪了!
“秦爷了不起,你太牛掰了!”
“秦爷师承何人?出自哪门哪派?还请不吝赐教。”
“要不是秦爷看着面生,我还以为,你是某位大帝留下的分身呢。”
一片赞扬声,毫不吝啬的响起。
然而秦笛却低喝道:“休要刮噪,保持安静!嘶……有麻烦了!”
即便有他的低喝,可是那些个仙王,还是止不住发出惊呼!
“天呐!里面还有一道大阵!”
“这道大阵,看起来更厉害,从上到下,色呈金黄,浑然一体,这是什么等级的大阵啊?”
“没想到,那些离去的大帝,心思如此歹毒!竟然坑害我们!”
“他奶奶的!从外到里,出现四道大阵!一层强过一层,这就是圈套啊!”
“快看,大阵之中,还有两具骸骨呢,不晓得出自哪位仙王……”
“奇怪,怎么会有仙王闯过第三层呢?”
秦笛跨过千波陷仙阵,看着眼前的金黄色大阵,神情凝重,并没有太过于紧张。
如果说外面的九阶仙阵,法则交织如同一条条手臂粗五颜六色的长蛇,那么眼前的大阵就像张牙舞爪的黄色巨龙,每一条法则都有三尺粗,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形同龙窟一般!
他心里很清楚,这才是等级最低的黄阶神阵呢。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人仙百年-第845章 破陣看書
所谓神阵,是指超越十万八千大道的超级仙阵,一般而言,只有仙帝才能布置出来。
神阵分成五阶,最高是混沌神阵,其下则是天地玄黄四阶。
他心想:“幸亏只是黄阶神阵,如果等级再高一些,我恐怕也要撤退了。希望这是最后一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