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超維術士討論-第2590節 留色看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黑伯爵话音刚落,众人原本已经从安格尔身上移开的视线,再一次聚焦在了他身上。
古老者的手下都能假扮魔神,这意味着,古老者的手下起码也拥有不逊于魔神的实力。而安格尔不仅见过一位古老者手下,还从对方那里得到了古老者的情报!
这简直就像是听到了类似“一个巨人与一只脚边蚂蚁聊上了,最后巨人走了,还没踩死那只蚂蚁”的天方夜谭。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只可能在童话里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节。
而现在,童话还真的走进了现实。
沉默的气氛,随着众人看向安格尔的目光,持续的蔓延。
安格尔这回任众人目光打量,死活不再开口了。而安格尔不主动开口,其他人也没办法逼问,哪怕黑伯爵都不好意思询问,毕竟这涉及安格尔的隐私,且与今日的主题完全无关。
在僵硬的气氛持续了约莫半分钟后,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那古老者的手下,为何要扮演魔神呢,难道就是为了那件被‘盗贼’偷走的‘圣物’?”问话的是卡艾尔。
“为了一件外物,发展一群信徒,还大动土木在超凡之城的下方偷偷建个教堂?”多克斯摇摇头:“最为重要的是,有盗贼能去深渊偷走魔神级存在手上的圣物?这越听越觉得不可能。”
“那……祂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卡艾尔疑惑道。
多克斯:“对方是不是古老者手下扮演的,都还是一个疑问呢。”
多克斯漫不经心的话,却是让安格尔与黑伯爵都上了心。
他们之前假定魔神来自深渊,可能是古老者的手下,全是基于对方真的是“魔神”这个身份上。
可如果对方不是“魔神”呢?
外神、野神这类的,一般都不敢触深渊的霉头,也不可能嫁祸给深渊,因为力量性质都不一样。而邪神这一类的神祇,祂们连同类都不在乎,还在乎外物?
那么现在最可能的就是两种可能:第一,‘镜之魔神’来自深渊,为了某个目的化身了魔神。
这个可能需要有前提,就是镜之魔神起码要拥有媲美魔神的力量,因为大大小小的魔神在巫师界都有发展信徒,这些信徒哪怕各有信仰,但各大魔神之间的合作,让他们自成了一个灰色的交际圈,这写镜之魔神的信徒遇到了其他魔神信徒,要不被识破,那么他们背后的那位镜之魔神,就必须要拥有魔神级的力量,或者让其他魔神都不敢揭穿身份的强大背景……譬如古老者,或者古老者的手下。
同时,镜之魔神还需要具备魔神的一些手段,譬如与信徒的隔空交流,真名赋予的神迹,等等……毕竟,超凡者也不是蠢货,什么利益都没有见到,就被一个不知名的魔神给忽悠了
第二,对方不是来自深渊,而是巫师界的某位存在,扮演了魔神。
因为最了解巫师的,只有巫师自己。
只要这位巫师界的大佬能量足够,让教徒接触不了其他魔神信徒圈子是很简单的。至于什么心灵交流,各种神迹忽悠,也能被解释……研究魔神最透彻的就是巫师,巫师从魔神身上借来的力量还少吗?魔纹、铭文最初原型,不都来自深渊。所以,想要搞出类似的能力,对巫师界的大佬还真没什么难度。
这两种情况,其实都有可能。且不管哪种可能,都能挑出瑕疵。
譬如第二种可能,如果真是巫师界大佬做的,他为何要扮演魔神让教徒做这件事?他都能一手遮天了,暗地里在超凡之城下方都偷偷修建了地下教堂,还搞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径,实在有点想不通。至于说嫁祸魔神……一个谁都没听过名字的魔神,嫁祸来干嘛?
而且,他如果想要什么“圣物”,他自己不会去偷吗?
反正现在正反两个猜测,都有一定的可能。甚至,还有他们没有想出来的第三种可能,也说不定。
安格尔自己想的都头疼,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算了,先不纠结镜之魔神的身份了,说不定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与镜之魔神其实没有太大关联。”
安格尔话音刚落,熟悉的抬杠声就响起了:“别这么早就放心,这世间事你越是觉得不可能发生的,越有可能发生。”
说话的自然是多克斯。
安格尔无语且无奈的看着多克斯,许久之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要是不说这句话,我觉得它可能就不会发生。”
多克斯:“你这是委婉的骂我乌鸦嘴吗?”
安格尔:“你明白就好。”
安格尔说完后,站起身,转头看向众人:“走吧,去其他地方看看,如果还有关于镜之魔神以及其教徒的痕迹……不要放过。”
安格尔说罢,看了眼多克斯,希望这家伙的这句话不是灵感,也别成真。
扯上“镜之魔神”,不管对方是真魔神,还是假魔神,都是一个大麻烦。
安格尔出门以后,多克斯立刻追上来,和安格尔讲起了一些类似“注定发生的事情,不会因为我说了就改变,这不是乌鸦嘴,这是堪破迷障”等等一类的话。
讲完之后,多克斯还颇有些得意,在安格尔耳边戏谑道:“你刚才骂我乌鸦嘴,是不是被我灵感吓到了。”
安格尔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多克斯。
多克斯拍了拍安格尔肩膀,然后又捶了捶自己的胸,比了一副哥俩好的动作:“放心啦,刚才我没有灵感。我只是说了一些我认为的理论,就是刚才和你讲的那些。”
你这么说,反而更让人不放心了啊。安格尔在心里默默叹气,他是真的想点破多克斯的灵感其实一直在发挥作用的真相,可点破了多克斯反而可能抓不住机缘了。
涌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安格尔淡淡的喊了一声:“丹格罗斯。”
心有灵犀的丹格罗斯立刻跳上安格尔的肩膀,将多克斯刚才拍的地方,用热火熏了熏。
“你这是……”
“没什么,只是肩膀上沾染了脏东西。”安格尔话毕,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开。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远去的身影,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嘴里喃喃着:“脏东西?”
……
从中转间出来后,众人来到“二层”的大厅。
这里和一层相比,有更加明显的被劫掠痕迹。甚至墙壁上,都出现了掌印,不过非常的浅,估计是后来者用于试探墙壁内部的魔能阵。
众人很快就完成了搜索,一如既往的两手空空。
他们也习惯了,毕竟万年时光过去,基本不可能有什么好东西留下来。
唯有卡艾尔有些垂头丧气,究其原因,是他又发现了一块巨大到可以当舞台幕布般的星彩石。
如此大的星彩石,当年必然刻满了漂亮的壁画,若是还存在的话,将是非常有用的史料。
可现在,星彩石上已经空白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
卡艾尔探索遗迹,喜欢的是过程,以及挖掘出历史中那些隐秘而有趣的事。看到明明唾手可得,却因为生不逢时而错过的壁画,自然丧气不已。
“星彩石的质量也有优劣的,说不定不一会儿就遇到了还没褪色的星彩石。”多克斯安慰道。
其他人的安慰,只是安慰。多克斯的安慰,那是开过光的!
瞬间,卡艾尔就恢复了干劲:“那我们继续上去,越到上层,明显阶级更高。上面说不定就有显色的星彩石!”
卡艾尔话毕,就兴冲冲的走到楼梯边,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应了他。直接大步迈开,一句“走”,便踏上了前往第三层的楼梯。
刚来到第三层,他们就感觉到了不一样。
因为他们出现的地方,不再是走廊,而是直接在一座大厅里。
大厅比下面两层的大厅,要大了很多。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一层只有这个大厅,从窗户往外看,看到的是外面巷道风景,而不是走廊。
这座大厅一侧也有旋转的楼梯往上,一股阴冷潮湿的风,从旋转楼梯口传来。
众人立刻用精神力探去,发现楼梯之上,只有一个门,而门后就是出口。风,正是从外面吹进来的。
“不愧是地下迷宫,出口都这么特立独行。”多克斯啧啧两声道。
“找到出口是好事。”安格尔:“在离开之前,先探索一下这个大厅吧。”
大厅里也被劫掠过,但很多柜子都留下来了,乱七八糟的散乱着,众人最先检查的就是这些柜子。
他们也不求发现好东西,能有一些类似二层那种祭坛碎片的情报都行。
可他们翻来覆去,精神力都扫荡了数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值得探究的痕迹。
就在众人失望的时候,卡艾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这边,这边!”
众人望去,却见卡艾尔站在大厅一侧,一个办公桌前。而办公桌的背后的墙壁,镶嵌了一个方形的空白星彩石。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安格尔走上前。
卡艾尔蹲下身,歪着头往星彩石下方边框的边缘看:“大人看看,这是不是有点颜色?”
安格尔顺着卡艾尔的指向,矮下身用肉眼看去。
别说,还真的在边框的一角,发现了一点点灰黑过度的色条。
安格尔伸出手指摸了摸,没有任何粉末落下,应该不是尘埃或者夹缝里的血迹。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道:“好像的确是颜色,只是为何在这边缘呢?”
卡艾尔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接口道:“这背后,会不会藏着一副画?”
从卡艾尔回答的速度,与激动兴奋之色,就可以看出,他是早有这种想法,现在急需得到认同。
安格尔这边的对话,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不过石板前已经有卡艾尔和安格尔站着了,他们只能用精神力去看。
精神力的视角下,的确看到了灰黑过度的色条。但是,却无法看到星彩石的背面。
星彩石虽然不算多么了不起的石材,但也是超凡石材,且还镶嵌在刻有魔能阵的墙壁内,精神力看不穿也很正常。
“背后有画吗?”安格尔低声念叨了一句:“拆了它看看就知道了。”
虽然嘴上说拆,但想要拆掉这块星彩石也不是那么容易。必须规避后方的魔能阵,所以,还需要探察背后魔能阵的情况。
精神力无法直接穿透,所以想要观察魔能阵,只能走迂回的路线。
安格尔开始在大厅中游走,一边寻找外露的魔纹,一边感受各个魔纹中代表能量传输的路线。
在安格尔破解魔能阵的时候,其他人则在旁悠闲的聊天。
实在是,想帮也帮不了。只能撂一边,悠闲的开了个赌局,赌星彩石背后是否真的是画,或者,其实什么都没有,白忙一场。
但赌局最后也没开起,因为赌局发起人是多克斯,参与者只有卡艾尔和瓦伊,这两位赌客全选的是有画。
他们可不傻,上一层多克斯才用开光的嘴,说了可能会遇到留色的星彩石。
现在不就来了么。
至于黑伯爵,他则沿着楼梯,飞到了外面。不过,他也没有飞远,就在门口附近,似乎在感知着什么。
约莫五分钟左右,安格尔回到了星彩石面前。
“这个星彩石的质量,无法承受这个魔能阵的大多数魔纹,所以,背后应该没有太多重要的魔纹。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我感知到的能量通道,在这断了两条,应该是将能量通道的魔纹绘制在了星彩石里。”
安格尔话毕,多克斯立刻问道:“那,有办法绕开这两条能量……”
还没等多克斯说完,安格尔就回头道:“不用绕,我已经做好了外挂阵盘,现在应该可以直接将这星彩石撬下来了。”
安格尔话毕,对着多克斯做了个“请”的动作。
撬开星彩石的事虽然简单,但他就是见不得多克斯在旁悠闲的冷眼旁观。所以,体力活还是多克斯来做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